修道士冬寂

七夕就给自家猫庆祝新婚吧((((

黄白的那只已经养了一年半了,先前在厨力放出时给它起的名叫小莫;狸花的那只刚抱回家几天,给它起个对应的名字就叫小佛爷(是泰兰·佛丁,这算自拆cp吧2333

都是年轻的小公猫,毛色/发色正好也是完全对应,所以干脆就按着wow里的形象给它俩画拟人了。

小莫虽然长得好看但是脾气很臭,总是在撸它的时候突然给一爪子;小佛爷脾气好,伸手就蹭就呼噜,怎么撸都不挠人不咬人。小佛爷刚来的时候小莫还在凶它,结果到了第二天,它俩就已经在一起摔♂跤了……这个剧情,似乎是暖男征服了死傲娇(??

注孤生的铲屎官每天都在吃着自家猫的糖呢(。

刷耳朵刷了整整两天……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记事本里多了这么一条谜之笔记
那现在的我就满足一下当时刷耳朵刷得那么辛苦的我好了
(顺便,团长妹子还活着,我是好人(。

【摸鱼】一篇短小的佛爷小莫

为什么原初场景会如此充满创伤?

——雅克·拉康

 

 

 

场景的开端依然是水。

寂静的、冰冷的水,吞噬着他的体温,就如同他刚刚出生时一般。也如同刚出生时一样,他张开稚嫩的口,想要放声哭泣。然而,这次还未等他发出声音,便已被一双手托出水中。这次他并未感到痛苦——如同第二次的、受祝福的出生。

他顺着那双手,看到了一个男人的面孔。他并不认识那个人,但是他的身上充溢着抚慰人心的、圣光的力量;他口中绵延的经文,在教堂里回响,一瞬间,幼小的达里安感受到,这是所有世代的圣光信徒们的祈祷,所汇聚在一起的声音。

“这个孩子出奇地安静。真的很难得,遇到一个不会在洗礼仪式中哭泣挣扎的孩子。”

那张陌生的面孔掠出了达里安的视线,取而代之的是一张无比熟悉的面孔。那是他的父亲,他的手掌稳稳地接住了婴儿柔嫩的身躯,为他裹上温暖的襁褓。那是曾在他出生时,在水中稳稳地托住他的手;他的声音也如同他的手掌般令人安稳。

“这毕竟是失而复得的孩子。也许是圣光将他从死亡边缘挽回、赐予了我,所以他对圣光的赐福也感到如此亲切。”

婴儿环视四周,看到了其他向着他们伸出的手。父亲满怀着信任,将襁褓中的达里安递到其中一双手上。

“若是如此,圣光也一定会保佑他成长,直至成为它坚定的信徒与战士。”不属于父亲的另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达里安在襁褓中抬起头,看到了一张崭新的面孔;无论是年龄、还是其上所流露出的坚毅神情,都与父亲十分相似。那个人的臂膀也让他感到相似的安稳,他粗糙的手指摩挲着婴儿的面颊,达里安的小手从襁褓中伸出,攥住了那根手指。

“但愿如同你的儿子泰兰一样。”父亲的声音在一旁响起。

“也如同你的长子雷诺一样。”像父亲一样抱着达里安的人回答道,“每当看到这些孩子,我的内心便充满喜乐;为了他们,无论付出什么都是值得的。亚历山德罗斯,我现在觉得,我们曾经的浴血奋斗,都是为了给这些孩子们创造一个未来——一个能让他们平静、安稳而茁壮地成长的未来,一个比我们曾经历过的要更美好的未来。”

 


然而那时并未有人知晓,这些孩子们,一个都未能拥有他们所想象的未来。达里安自己也没有未来;或者说,从一开始,他就不该活着——给予他生命的不是圣光的赐福,仅仅是作为代价的、母亲的死而已。

幻象迅速地消散着,如同希望般退却;最终留在达里安眼前的,只剩下黑暗。他在黑暗中凄惨地笑着:今夜的幻象并不像往常那样可怖,而是如此平静而安宁,安宁得令人绝望。

他自身也不过是一个幻象的载体而已。他的价值,就是承载他人的期望:先是被父亲作为母亲的替代品,而后又被提里奥作为他儿子的替代品。他被父亲们定义着,被死者的阴影环绕着。最终,他也没能成为他们所期待的那个人;现在的他,只不过是那个理想的他所留下的、一个不应存在的残影而已。

然而,时至今日,仍存在着最后一位坚信着“未来”的人。他仍对这样的达里安抱持着希望,而达里安自己也乐于认同他所希望的,仿佛凭借着这样的幻象,就可以消解他已沦落至此的事实。他是唯一能够填补这可怕的裂隙的人。

 


达里安赤裸着蜷成一团,如同昔日的那个婴儿一样。

他想象着自己的身体被提里奥强健有力的身躯包覆着,如同当初安息在他的手掌之中;他想用自己的肢体缠绞住那具身躯,如同当初攥住他的指端。他想象着老骑士的身躯散发出高热,让自己毫无生气的身体也温暖起来,彷如重新获得生命一样,带自己离开这如同冰冷的水般的、绝望刺骨的深渊。

达里安的存在是空洞的、是一道如同伤口般可怖的裂隙,需要被什么事物、什么人、什么信念去填补,去充溢他的身体、去占据他的心灵。但是那唯一能填补的人并不在此处;于是,他只能重新回归于空无。

黑暗中的那些影子再次向他袭来,灌入他的喉咙、切割他的肺腑。这样的痛苦,已是他唯一所熟悉的事物。在我行将溺毙之时,就请放开我的手吧——这样一切都会结束得快些。出于痛苦而寻求补赎,只会获得更深的痛苦;出于孤独而寻求爱,只会获得更深的孤独。

达里安将自己搂抱得更紧了些,却依然无法从自己的皮肤上感受到半点温度。他的肢体越缠越紧,直至几乎将自己绞杀;他想死去,想要消失,想就此凝缩成一个无限小的点,而后湮灭在虚无之中。

最后,他闭上了眼睛,那两朵残存的冰蓝色火焰随之熄灭。达里安·莫格莱尼的存在,全然地消失在黑暗中。


——END——


(果然太久没写东西了,水平退步严重;我半年没写过文了,一动笔才意识到自己的思路和表述变得多么混乱……果然需要好好复建一下

但是,我不管,复什么健,大颗寿司三,启动!宝箱头、金蛇戒、结晶剑,装备!亚诺尔隆德,传送!刷耳朵去了!!)

之前做的血源和魔兽的挂件都到了(一本满足

被和谐两次了,可我就是要发((

p1狼狗神父和玩偶亨里克,准备去做挂件

p2不信裁剪到只剩两个头还能给我和谐了,全图走汤不热或者p站

填了一个从二月末坑到现在的陈年老坑……

准备去做挂件试试,有谁想要的话给我留个言

(再说东瘟疫大蛆长得像飞机杯的拖去隔壁做憎恶

失踪人口回归

全是摸鱼,三个佛爷一个小莫,p3p4轻微色情注意

从二月底到现在只画了这点画,彻底变成废物了,该怎么复建…

爬墙预警(??
买了ps4以后终于算是正式入血源坑了,告别视频通关,虽然不知道到啥时候才能打穿,估摸着毕业前是没戏了……
昨天卡墓碑打神父翻车30+次以后把他阴死在了台阶上(迫真卑鄙的外乡人

旁友们我wb被定向爆破了,以后发东西就在lof啦……
反正自己本来也不喜欢wb,发个东西基本是转不过3评不过1,还是lof这边的环境对冷门原创作者更友善点(当然,高G点除外

东瘟疫大蛆,银色黎明土特产,老佛爷倾情代言

(考虑一下拿这张图做个挂件试试……

狗年发点猫篇23333
……
(我就写个“片”字就被和谐了?撸否您娘亲360度旋转上天了罢(茶

帮人画立绘——自从入了万恶的窝窝坑以后两年没画过日系萌娘了……

测试一下去年年末做的色彩练习的成果(希望考研这俩月没忘光…),画了俩大头,分别试验了下暖光源和冷光源。庆幸一下自己终于能摆脱叠色/伪厚涂,用上真正的厚涂画法了……

是佛爷&小莫的便装:索多里尔河流放者&黑锋观察者

(这样我终于能成功地把黑锋观察者模型那张胡子大叔脸脑内替换成池面少年脸了……

【乌瑟尔x阿尔萨斯的车】

开了乌瑟尔x阿尔萨斯的车……好久不产这俩了,结果一上来就是车,真的是最近发烧一周没退脑子烧坏了(上周还刚开了佛爷小莫的车)……最开始脑海里是正剧(是开头那个小2234说自己不想变成石像的场景),结果发烧状态下,直接跑起火车了。以前一直有车变正剧的技能,没想到如今get了正剧变车的谜之技能(。

没啥警告,可能有点OOC吧,真的拿捏不准2234的人物形象……注意一下是年上攻,那个时候2234还是圣骑士,542攻2234,但是是受方主动,在教堂里亵渎圣光地悄悄搞,别的没了

开头的小段引文是出自我自己16年年末写的同cp的《原罪》

(还有必须要说一句别黑542,我是542粉,2234的粉们球球别黑542也别黑圣光黑圣骑士什么的,谢谢大家


走链接:http://wx2.sinaimg.cn/large/4246eb72ly1fnxxd3b5l6j20m86k84qr.jpg

大家好我没忍住又开车了,这次是咬(左右拆开读

“Good kid gets his reward”

疼♂爱小莫令我快乐

【佛丁x小莫,黑化AU】罪人之权

警告:一个黑化AU,完全不按原作演绎人物性格,彻底病态扭曲,雷者千万别点千万别点千万别点。

纯属放飞自我的产物,来源是一个梦境(要不是梦到了的话我哪敢这么搞),写出来的动机也只是近日的黑泥又爆棚了

这里的小莫不再是原作里那个蒙承苦难的好少年,而是一个从头黑到尾的人。因为自己的父亲把自己当死去妻子的替身养大,所以他被这种压迫性的爱扭曲了:他表面上爱着、顺从着父亲,内心里却压抑着强大的恨意。最后他依然是自戮了,但是这次自戮不再是为了拯救父亲,而是为了杀戮唯一能拯救他的人、把他扭曲的造物还给他自己。“剔骨还父”,大概就是这个概念吧。

是将原作里的一切爱的关系都扭曲成权力关系的产物,被“恐怖父神”的概念主宰了的产物。

黑日之辉是我在《洛丹伦的余辉》中的私设,是虚无的化身、一种能将一切事物扭曲成其极恶状态的力量。姑且认为这个小莫就是处在受到黑日影响下的世界中的小莫吧。)

 

 

 

 

亚伯拉罕把燔祭的柴放在他儿子以撒身上,自己手里拿着火与刀,于是二人同行。

以撒对他父亲亚伯拉罕说:“父亲哪!”亚伯拉罕说:“我儿,我在这里。”以撒说:“请看,火与柴都有了,但燔祭的羊羔在哪里呢?”亚伯拉罕说:“我儿,神必自己预备作燔祭的羊羔。”于是二人同行。

他们到了神所指示的地方,亚伯拉罕在那里筑坛,把柴摆好,捆绑他的儿子以撒,放在坛的柴上。亚伯拉罕就伸手拿刀,要杀他的儿子。

(《旧约·创世纪》22:6-10)

 

 

卡夫卡:我们的世界(指的是绝望的、令人充满自杀念头的世界)仅仅是上帝的坏情绪的产物,倒霉的一天而已。

布洛德:这么说,除了世界的这个表现形式之外,还是有希望存在的?

卡夫卡:噢,有充分的希望、无穷无尽的希望……只不过不属于我们罢了。

(《卡夫卡随笔》)

 

 

 

 

他在冰冷的水中第一次确认了自己的存在。那刺骨的、全然无生机的物体环绕着他的肢体,在那个瞬间,年幼的子第一次降临到这个世界的温和的冷漠之中。

他感到恐惧、无助、惶惑。随后,他意识到另一个存在正无声地等候在他的身旁——那是一只粗糙而厚重的手。他挣扎着,挥舞着脆弱的四肢,想攫住这唯一的依靠。

而后,子得到了回应。“你是不被祝福的存在。”那只手说道。“你的出生带来的只有你母亲的死亡,是你篡夺了我所爱的人的生命。”

年幼的子张开口想要恸哭,但是这只是让冰冷的水更快地涌入了他的喉咙。

“作为补偿,你必须成为我所失去的事物——你必须成为那个我所爱的人。只有这样,你才有享用这生命的资格。”

子并没有做出选择的权力。为了能存在于世,他只有将自己完全交出。于是那只手稳稳地托住了他,他幼小的身躯被拉出水面,第一次沐浴在光明之中。

这是一种隐秘的交换:子成为了父所爱的人,以此换取生于世间的权利。从此,他便在父亲如白日般炽烈的注视下成长着。父强力地索取着,子心安理得地依赖着。那日光揉入他的臂膀、融进他的骨髓,如此毒辣而眩目,几乎将人剥蚀殆尽。

 

 

时候到了。时候到了。那个声音再次召唤着达里安。他被这不容置疑的命令驱使着,再次回到了父亲的身旁。在他最终战胜了被腐化的父亲的时候,即使他的身躯已经躺倒在地,他的声音却仍在那把魔剑中萦绕不散、越发清晰,如同撕裂苍穹的丧钟。

达里安难以想象自己竟然能从父亲的手下生还——他竟然没有夺走这条本就由他所赐的生命。那么,父亲一定还对他有着更多的安排。他颤抖着,战栗着,不敢去揣测。无论这安排是什么,他都只能去完成,竭尽所能想象的一切代价。

父亲在他身上所种下的苦种,已经结成了坚实的荆棘,将他的整个生命禁锢其中。他只作为承受父亲的爱的、空洞的容器而存在。

“我宽恕你了。”面对着雷诺滚落在地的头颅,剑中的声音这样说道。

这是不容置疑的宣判,他的兄长已经成为了父亲的牺牲品。雷诺一直是被父亲视为自己的化身而养大的,如今,他却令父亲失望了。父亲已经杀死了自己的化身,那么下一个被审判的,大概只会是其所爱之人的化身吧。在这方面他和雷诺并没有任何区别……他们都只不过是父亲的爱的创造物/牺牲品而已。

他不该这么做。但是在这句话浮现于脑海的片刻,在达里安的唇边,就已经被扭曲成了截然不同的低语:他有权这么做。

达里安没有感到丝毫的愤恨、丝毫的恐惧,只有被扭曲得近乎平静的爱。自己生来便负有原罪,因此,他的一生只为补赎这罪而存在。而由父亲赐予他的生命,自然可以被随时收回。他会被除名,他会被毁灭,他会失去存在的资格。

“现在你又沉默了?你不会是也想砍掉我的脑袋吧?”

 

 

在夕阳照耀下,苹果的表面泛着黯淡的光。达里安将它向河畔隐居的老人递去。如同鲜血般刺眼的苹果——这是禁忌的象征。在接过这禁忌的一瞬间,达里安便将他带入了他未曾知晓的境地……一位正直之人所不应知晓的境地。

“父是子的主宰,子只为父而存在。”他对那位年迈的父亲说道。“泰兰需要你才能活下去,是你所坚持的理想,既让他背上了重负,也成了支撑他的唯一动力;他已经完全成了被你掌控的造物。是你令他陷于这样的苦楚,也只有你能为他带来解脱。”

“把他领回到你身边吧——无论这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都是属于你的权力。”片刻之间,达里安感到了一种令人作呕的柔情,仿佛是他对那位即将丧生在父手下的子,产生了惺惺相惜的感受。第三个牺牲品也已经被摆上了祭坛。

他抬起眼,望向索多里尔河尽头的夕阳,注视着那令人眩目的光;片刻过后,随着双眼的剧痛,视野的中心开始被黑暗吞噬。——看,那就是隐藏在白日背后的、黑日的光辉。他从生于父亲的视线下开始,就一直在接受着光明的照耀;黑日之辉已经揉入他的臂膀、融进他的骨髓之中。

黑暗是光的缺失,但它不仅仅是空无而已,而是一个洞张大口的深渊,会主动地、绝望而贪婪地、永无止尽地吞噬光明。

 

 

现在,达里安已经有了见证人。是时候执行最后的牺牲了。

“我是为父亲而活着的人,因此,也是唯一能拯救他的人。”他对赶来战场的佛丁说。那么你要好好看着这场最后的祭祀,因为它也将预见你儿子的命运——达里安将那囚禁着父魂的剑支在地上,而后慢慢地俯身其上,将自己的身躯压向剑尖。

但是,罪人仍掌有最终的权力:选择无意义的死。他是父亲扭曲的造物,于是在最后,他选择通过自戮的方式,将这被扭曲了的一切还给父亲。这就是他所能做出的、唯一的抗争。泪水顺着他的面孔淌下,那面孔已经被扭曲得如同一个凄厉的笑容。

穿透盔甲的过程是困难的,很久之后,他才感受到胸腔尖锐的痛楚,感受到锋刃渐渐破开自己的躯体。他扶着剑身,让那利刃在体内继续游走,切割血肉,发出剥皮蚀骨的声响,将自己本就不该诞生于世的存在,慢慢碾碎成齑粉、重新归于虚无。

正因他没能拥有过活着的权利,所以死亡也会成为他最后的手段。这场残酷的自戮依然在继续着,剑刃贯穿着父亲赐予的身躯,夺走了父亲给予的生命。残存的救赎的希望,在逐渐迫近的死亡中消弭。

达里安在生命的最后片刻所感受到的,是一种如此残酷的快感——他亲手杀死了父亲一手塑造的、最爱的人。既然罪责与爱已经结合,那么恨也将带来解脱。

“我的灵魂是你的了。父亲,我爱你。”

整个战场都陪伴着他陷入了黑暗。在一切结束后,子终于松开了父的手,安然地、兀自沉入那冰冷的水中。

 

————————————————————————————————————

 

昔日索多里尔河畔的老人,如今正率领着亡灵天灾的军队,屠戮血色十字军。

他的白发覆盖在枯死的皮肤之上,空洞的火焰在眼眶中燃烧。在达里安自戮、银色黎明战败后,他也落入了天灾手中。

如今的他已经面目全非——泰兰之死的愧疚化作了他心中冰冷的烈焰,扭曲了他的意志,直至转变为天灾最强大、最可怖的锋刃。他要清洗所有造就了他儿子的悲剧的人。如今,以无数生者的鲜血作为代价,他终于获得了扭转悲剧的机会。

“父是子的主宰,子只为父而存在。”在他驻足于泰兰的墓碑前的一刻,陡然之间想起了那逝去的时日里,少年递给自己的苹果的味道。有多甜美就有多苦涩,那不该触碰的禁忌,如同挥之不去的幽灵般,吞噬着光明、将他拖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爱是永不磨灭的,父亲的权力是永远存在的;他可以施与也可以剥夺,可以审判也可以拯救。痛苦得抚慰,罪孽得宽恕。

佛丁轻抚着墓碑前的土地,开始用他新近获得的力量,唤醒那已经沉睡了太久的、自己最爱的人。他注视着逐渐碎裂的石板,期待着那只即将伸向他的、腐烂的手。

“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要记得我会永远爱着你,我的儿子啊……”


——END——

30天科幻挑战题目,给我幻协的寒假线上活动做的。

转载可以,请留言说明+标明作者和出处。

【血源诅咒】猎人x人偶姐姐
一年前第一次看第三结局CG的时候被捅了一大刀,至今难以忘怀……当时闪过脑海的念头就是:你努力所做的一切都不能破除永恒的轮回,你所爱的一切到最后也不过是变成命运轮盘上的筹码而已……
至今都在为那种冷漠而空无的世界观着迷。然而脑海里的图过了一年才画出来也是够能憋的(……

另:线条渣真的不要尝试学比亚兹莱,画到怀疑人生,最后还是只能按着自己习惯的画风来了(。

整整两个月没画画了……复建十分艰难……(而且两个月一颗粮都吃不到感觉真是十分痛苦

近日又在沉迷中世纪历史,所以很私心地搞了佛爷小莫的十字军AU……

给佛爷架空的是医院骑士团:一直是我最喜欢的骑士团,最初作为医疗组织成立、后来成为圣地的武装守卫者,在圣地沦陷后又在海上抵御异教徒很多个世纪,现在又重新成为慈善组织,感觉九个世纪以来真的是在贯彻着“守卫信仰,拯救苦难”的骑士精神

给小莫架空的是圣拉撒路骑士团:关于这个骑士团的资料真的很难找,大体来讲是一个由麻风病人组成的团体,因为成员大多身患绝症、命不久矣,所以在战场上从不惜命,而且被疾病摧残后溃烂的面孔令敌人闻风丧胆……至于为啥给小莫架空这个AU,是因为见过一个圣拉撒路骑士团骑士的头雕,面部腐烂的样子让我一瞬间当成了亡灵;而且,考虑一下圣拉撒路骑士团的特殊身份,承受着诅咒、既会让敌人恐惧也会让友方忌惮,感觉还是比较适合作为黑锋的AU的……(圣拉撒路骑士团也延续至今,现在也和医院骑士团一样变成一个慈善组织了。

佛爷的衣服是医院骑士团的日常装束(黑色修道士长袍),小莫的装束是十字军装束+参考著名的麻风病国王鲍德温四世(看我头像)的头巾+面具

终于抽出点空做2017画手总结了

1.基本被黑白骑屠榜(已经在这条一人船上坚持两年了感觉自己真不容易(。

2.有三个月因为沉迷学习而空白,可见这一年有多忙…

文手总结就不做了,今年只写了四篇佛爷小莫和一篇oc

丢两张给自家社团做的2001太空漫游明信片。

然后继续闭关备战考研

感谢repo!

灵感之光咸鱼汽水:

@修道士冬寂 
这个时候才repo真是肥肠抱歉(鞠躬)
我永远喜欢他们并且喜欢您.jpg

感谢repo!(以及第一次遇到如此微妙的撞id惨案23333

奶糖96:

感谢 @修道士冬寂 大大的书签
超可爱的两只大领主
笔芯笔芯~


(之前@错人了!羞愧的捂住脸(/ω\))

书签印出来啦,打算slo上拿去发(如果我还去的话

有外地的朋友想要的话我可以邮寄,不过邮费要自付哦

(顺便发一下同批给社团印的阿瑟·克拉克的书签…

拿自家oc们玩了一下东京电视台大选梗……

(好像不太好笑,幽默感严重缺失

昨天想拿清醒的梦魇,结果跑迷宫跑了仨小时,把里边的所有通路都跑了个遍才找齐所有球和符文,谜之get了全地图成就然并卵...晚上睡觉时都在梦见跑迷宫+画地图,真·清醒的梦魇
因为是用qs号跑、但准备给dk号骑的,然后这个无尽循环的迷宫很有精神折磨的感觉,就脑了一出信仰圣光的骑士被困在噩梦中的小剧场,但是dk因为与暗影界接触所以应该会常年经受这样的精神折磨,最后产生了这样的小剧场:

qs(递过去扎着礼物蝴蝶结的梦魇马):在暗影界的无尽迷宫中狂奔真是清醒的梦魇一样的体验呢...[骷髅]
dk(接过梦魇马):现在你知道我们死亡骑士每天都在经受什么样的精神折磨了...吧...(脸红)

百合真好,可爱的女孩子真好(。够

我这边倒是没有误判,把我的塑料小车和谐了23333
lof这边就不再发了,反正我船就这么几个人该看过的都看过了...想回味一下(?)的话去wb或者twitter那边找吧

补个wb链接

第一次尝试像素画...
佛爷和小莫不同时期的造型,回顾二人完整的人生经历真的很让人感慨/哀叹...
下次slo印个书签当无料发(如果我还有空去的话

看,是父子丼(棒读
(不是我欧是替我抽卡的舍友欧然后我现在还得请这位大欧皇吃饭
图二莫崽的天堂(无误

画给我协会用来做周边的图,科幻/奇幻作品中的两位知名大反派

自存可以,但请务必不要转载搬运/私自使用/商业使用

显示更多内容